可怕的是,别人家的孩子聪明勤奋还跨省上辅导班

范法匠的日常修炼2020-11-11 09:56:46

五一前回了一趟武汉,去时坐动车。跟前刚好有一个大姐带着两个孩子也去武汉。小女孩还小,三四岁的样子,男孩十六七岁,带着眼镜,全程都伏在小桌板上做一本数学习题。和大姐聊天,他们这是要去武汉上辅导班,男孩今年上高一,山大附中的学生。


去武汉上辅导班?还是山大附中的学生?当时我就惊呆了,“山大附中的老师是山西最好的老师,还需要上辅导班吗?还跨省上。。。。”


“不行,他们班上绝大部分孩子假期都去外地上辅导班,他们学的奥数,山西的老师教不了。这车上就有好几个他的同学。”


话音刚落,又一位大姐过来了,说:“现在的孩子竞争可激烈了,你看看他们学的这书。”说完递给我一本奥数习题。


别说做了,题我都看不懂,好多见都没见过的数学公式。


动车开了六个小时,全程男孩都在做题。小女孩也没有淘气,大姐说女儿已经适应这种旅途了,带着老二陪着老大跨省上辅导班。


到了武汉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节前出行的人很多,等出租车的人群排成了长龙,幸亏我同学开车来车站接我,今天超级堵车,出车站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但愿大姐一家能早些入住酒店。


老婆早就想给女儿报英语外教课,我当时没同意,觉得孩子还小,没必要。从武汉回来,赶紧给女儿报上了,被刺激到了。


我的高中母校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学生考上清华北大了,以后估计更难。教育资源已经严重不平衡了,大城市吸附了最优质的教育资源,更可怕的是,大城市孩子父母的重视程度,已经发展到跨省上辅导班的地步了。就好比两辆车赛车,一辆走的是乡间道路,一辆走的是高速,可怕的是高速上的车还加装了氮气,怎么比?


怪不得都说,寒门难出贵子。这阵势,再让我考一次大学,我顶多上个二本。


我是该觉得窃喜还是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