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39分到49分:8年,老焦把职称英语“熬死”了

半月谈2020-12-08 13:23:21

人物

老焦

地区

中国山西

年份

2008-2016

痛苦指数

★★★★★

对手

职称英语考试

到48岁时,老焦终于把职称英语考试“熬死”了。


不久前,继中共中央印发《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后,中办国办印发《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对职称外语不作统一要求。


老焦8年的“焦虑症”终于画上了休止符。

越气越考不过,越考不过越气

从40岁开始,老焦就跟英语考试怄气。8年来,越气越考不过,越考不过越气。


山西省陵川县职业中学教师焦红晋个头不高、皮肤黝黑,摘下眼镜,活像地里的老农。


“我只是负责给学生找工作的老师,山西省都很少出,凭什么非得考英语?”老焦气哼哼地说。


老焦最早接触英语是1980年上初中时。当年,英语老师用一口地道的山西话讲“ABCD”时,学生们听得很顺耳,也没觉得别扭。


“中考时英语不计入总分,大家上课就不认真听。”老焦说,“记得初中毕业英语考了70多分,算是不错的了。”


从那以后,老焦再也没碰过英语。

然而,随着我国改革开放步伐加快,国际交往增多,国家对外语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待老焦初中毕业,国家对英语学习的重视一年甚于一年。


1991年,老焦进入刚成立不久的陵川县职业中学,成为这所学校的“元老”。此前一年,即1990年11月,原人事部提出评聘专业技术职务须严格坚持相应的外语水平等基本任职条件。


1999年,已经是学校业务骨干的老焦取得中级职称。同一年,全国开始进行统一的职称外语等级考试,并要求专业技术人员担任或晋升相应专业技术职务,必须取得相应职称外语统一考试合格证书。


“当时县里还不要求英语成绩,工作业绩突出就行”,他与英语考试擦肩而过。


和英语抗争的八年苦战

老焦与职称英语考试的正面遭遇战在2008年。


一天,学校贴出英语考试公告。“我也不知道考试有啥用,学校咋说就咋办呗。”老焦没有在意,“中学时英语也算高分,这次考个及格还不容易!”


然而,一坐到考场他就傻了眼,“单词不认识,根本不知道说的是啥。”但老焦并不着急,“先把题都蒙上,自己是事业单位的正式编制,还能让不及格?”


一两个月后,老焦蒙了:39分。更让他不安的是,今后升职称要先过英语这一关。


“屁用没有,凭什么非得考英语!”


这话老焦在心里不知道骂了多少遍。气归气,中级职称跟高级职称每个月几百块的差距,对他这样工资只有3000多元的人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该考还是得考。


2009年职称英语考试前,老焦打听到一个“好消息”:有一半是去年的原题。考前他把去年的题目找来仔细看了一遍。谁知这次又被试卷无情“打脸”,“哪有那么好的事呢?我没看到一道题跟去年一样。”


两次铩羽而归,老焦心里很不是滋味。直到2011年才鼓起勇气再报名。这一次,老焦提前一个月好好准备,“怕被孩子笑话,还总躲着上高中的闺女”。


这一年又没及格。“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考都考不过,唉……”老焦眉头拧成疙瘩,低下了头。

到2015年“四战”时,老焦的许多“战友”都放弃了。他独赴考场:“查着字典都不知道题目说的是啥”。


“像我们这样在基层工作的‘60后’,上学时英语不重要,工作后用不着,到了四五十岁上有老下有小,想评个职称多挣点工资,英语突然来卡你的脖子。


半辈子的工作干得再好也没用。”说这话时,老焦气愤少了、无奈多了,“你说咋办?你能咋办?”

老焦决定在2016年最后一次参加职称英语考试。


“2016年3月28日考试前的六七个月里,每天晚上看英语2个小时,除了过年耽误三四天外,一天也没敢歇。”


“狠了狠心,瞒着媳妇,拿出1200多块钱报辅导班,在网上跟着老师逐个分析题目,天天背单词。”


“到处打听英语考试技巧:选项中3个否定的1个肯定的,选肯定的;3个长的1个短的,选短的。”


“这恐怕是我这辈子最卖命的一次了。”


成绩出来了,49分。


48岁的老焦彻底放弃了。

职称改革“靴子落地” 释放人才活力

峰回路转也出现在这个3月,中共中央印发了《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提出改革职称制度和职业资格制度。北京、广东、河南、山东等省纷纷出台政策,提出明确“职称外语不作统一要求”。


山西省力度更大,提出取消附着在职称评审上的一切非专业条件,实行“四个一律取消”:

一律取消各系列、各级别职称评审中的计算机要求;


一律取消县级及以下基层单位各系列、各级别职称评审中外语的要求;


一律取消所有初中级职称评审中的外语要求,不以外语作为工作必备条件的系列和专业的高级职称评审,原则上也要取消外语要求;


一律取消应用型人才职称评审中对论文要求。


春节期间,记者见到老焦时,他掏出了收藏的4月12日的一份报纸,上面印着呼吁“职称外语考试不作统一要求”的新闻。“年限够了,业绩有了,计算机我也过了,就差英语了。取消职称英语考试后,我肯定没问题。”


2016年年初还忧心忡忡,到2017年老焦已信心满满。


山西省委组织部人才办相关负责人说,像老焦这样受益于职称改革的人还有成千上万,“职称改革减轻了专业技术人才的应试负担,释放了人才活力,增强了群众的改革获得感”。


记者:王井怀

来源:半月谈


主编:孙爱东

编辑:郑雪婧

觉得不错,请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