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客 洋雷锋放弃年薪30万的工作,义务到衡阳助残十年

大湘网2020-06-29 15:59:00

点击上方“大湘网”可以订阅哦

艾丽(Alison Kennedy),英国物理康复师。


1995年 - 2004年物理治疗师

从英国Halla m 大学毕业后,在英国Hallamshire医院CSUH 初级护理部就职。


2004年2月9日– 2004年8月25物理治疗师

国际关心中国慈善协会长沙项目


2005年–至今康复部主任
国际关心中国慈善协会衡阳项目(春天服务中心)


初秋的衡阳,天有点阴沉。衡阳市春天服务中心的游乐园里,却充满了欢快的叫声。这声音有些刺耳,只是简单的“啊啊啊啊”,发出这些声音的孩子们表情并不是特别漂亮,却流露出开心。

一个小男孩满脸温和地窝在一位金发女人的怀里,犹如母子般,两人在一个圆形的网状秋千里,轻轻地摇荡。

蹦床里,小男孩兴奋起跳,并没有弹起太高,而一个小女孩已经扑躺在下,身边的阿姨喊着,“不可以”,男孩略微调整姿势,避过小女孩的身体,歪了过去。


这是发生在衡阳市春天服务中心里的日常。这是发生在衡阳市春天服务中心里的日常。这群义工放弃优渥的薪水来到湖南,在长沙接触到帮扶项目,去到衡阳,过着最普通的生活,慢慢了解湖南的文化和风俗,一待便是十年,他们是湖南的另一种“长沙客”。

离开澳大利亚,来到湖南15年的安凯乐女士“因为偏僻的地方有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所以她开辟了衡阳项目。

加拿大籍特教老师霍洁贤“被残疾孩子的自信深深打动”而选择辞去工作陪伴他们,教他们使用电脑,更好地表达自己。


英国物理康复师艾丽被朋友“唆使”来到长沙,未曾想因为自己的“心打开再也关不上了”,从六个月到如今的十年。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时候离开:“当他们还需要我的帮忙,我还在。当他们独立,我离开。”

今天,我们讲述的是艾丽的故事,也是这群洋雷锋的故事。

为了一双想被锯掉的脚留下
2004年,艾丽31岁。彼时她已经是在英国工作了十年的康复师,因为朋友到ICC在长沙的孤残儿童服务项目做志愿者,回国后告诉艾丽这里需要她。于是她请了6个月的假,支援长沙的项目。

当时,衡阳的项目正在规划,艾丽随行前来。她在院子里遇上一个坐着轮椅的人,28岁了,脸色黯淡,毫无笑容,这个人叫秋生(化名)。她通过朋友得知,这个青年希望他们能帮他锯掉自己的脚。

“那一刻我觉得很难受,一个人,可以说自己的脚不方便,但是不能随便说锯掉。在什么情况下人才会有这样的要求?我觉得应该有别的办法。我觉得我可以用我的专业去告诉他:为什么可以不用锯掉脚。但是秋生不相信我,我没有和他们相处的经验。”

一眼,十年。
Q
A
&
当时来中国只是请假?
对。我的朋友回英国告诉我这里的情况,他说艾丽:他们需要康复师。我说我想一想,虽然我有10年的经验,但是我还是没相信我自己的能力。我想了很久说可以去一个月。朋友说你最好是去六个月,可以做多一点。

那六个月我来衡阳两次,我的想法不是在这里长期的。可是当我见过孩子们,回去英国我没办法忘记他们。所以当我做完六个月,我做了一年的工作,告诉我的父母和朋友们,然后我回来这里,就是十年了。

第一次到衡阳是什么情况?
那时候这里没有康复师,很多孩子有残疾,我很明显看到他们的需要。当时有个人叫秋生,我们的年纪差不多,他坐在凳子上,脚没有力气,不能走路。我想了很久,我觉得帮助他比较简单。那时他有点害怕,我没看到他的笑。

秋生说他的脚很不方便,要我们帮忙锯掉。听到这个我觉得很难受,如果你锯掉你的脚,不能随便说这个,应该有别的办法,我可以用专业告诉他怎么做,但是他不相信我。我需要多了解他的需要、性格和梦想,关系是很重要的。不能说我一进来就从专业角度说你需要怎么做,这个工作可以一个月做完,可是这些人也需要别人跟他们在一起。不要说一句话,然后离开。

你当时留下来就是为了那双脚?
我觉得可以把事情做好,不能做了一半就离开。

当我在英国时,可以做一些培训然后回去,可是当我跟孩子面对面在一起,我觉得这个还不够,他们需要别人看他们的潜力,然后帮助他们看自己的潜力,可能第三步是帮助别人看他们的潜力,然后挖他们的潜力。所以这样子他们的生活是越来越好,他们的开心慢慢回来。

放弃年薪30万的工作,换来一顿朴素的午餐
六个月很快结束,艾丽回到英国。她却再也忘不了远在万里之外的那些孤残孩子们。艾丽说“头和心是不一样的”,她在长沙三个月后,心打开了,再也关不上,一切注定了她将继续这个项目。

艾丽花了一年的时间来说服她的家人和朋友来做这件事情。她辞掉了30万年薪的工作,只为生活得更有意义。现在他们每天有一顿免费的午餐,这是义工的福利。其它所有的都靠自己。

42岁的艾丽还没有结婚,她并不后悔将人生中美好的十年放在了衡阳。“结婚是一个祝福,有自己的孩子是一个祝福,可是我看我的十年,当我在办公室听孩子们的开心,当我进去教室看孩子们的进步,当我想到孩子们的之前和未来,我觉得我的祝福更多,肯定。”


Q
A
&
你后来怎么想到要长期?
头和心是不一样的,你的头可以想到你做六个月然后继续工作,离开你的父母,奶奶,外婆,六个月还可以,但是当我来到这里看到孩子们的需要,我觉得艾丽你有很多机会学习这个很有用的专业,所以我慢慢打开我的心,当你的心开了你不会关。应该是我来长沙三个月后,我的心开了,不会关上,那时候起我开始跟家里人说我想继续这个项目。

家里人支持吗?
开始的时候家里不是很支持的,后来我把资料给家里人看,视频,照片,他们都不再犹疑了,觉得我来做的事情是很好的事情。他们也捐钱给ICC。

到这里有收入吗?在这边花费大概多少?
一分钱也没有,哈哈,这是义工,我有的就是每天午餐在这里吃,就是给我们的福利,其它完全就是自己出。我工作那么多年,收入也是不错的。

在这边就是租金和吃的,还有有时候的交通费。一个月2、3千的样子,主要是我回家的机票贵,每年要回去一次。

用吉他和歌声纪念10年
在春天游乐场里,摆放着从国外引进的各种设施。艾丽最喜欢做的事情,是陪那些腿脚不便的孩子使用助行器在游乐场行走,练习。有的时候,她会抱着孩子坐在圆圆的秋千里,和他们说笑。孩子们可能并不能完全听懂艾丽的语言,但是那种爱的感觉,满满萦绕在身边。

艾丽觉得孩子们让她成长了,比如涛涛(化名)。

她第一次见涛涛是在刚到衡阳的项目时,涛涛被放在木盆里,顺着大水漂流。被好心人捡到后,涛涛来到了“春天”。

那时的涛涛不会控制自己,不会说话,不能抓东西,什么都需要帮忙。艾丽第一次看到他的感觉是“好可怜,他的情况很糟糕,从我的专业角度我觉得他康复的希望很小。”然而让艾丽没想到的是,“3年以后,他能控制他的头;5年以后他能自己吃饭,自己走路;10年以后,他可以学习,用电脑,可以说一个很好的故事。”

艾丽选择用自己喜爱的吉他和歌声来记录这10年的感悟,在她的歌声里,我们看到的是爱和希望。
Q
A
&
你觉得自己在这里有变化吗?
涛涛的故事教给我一堂课。虽然我觉得我的工作是帮助别人看孩子们的潜力,第一次我看到涛涛时,没有看到他的潜力。平时来这会觉得我们是有专业,我们要帮助孩子们,可是涛涛也教我一个课程,虽然你有时候看不到一个人的潜力,但是,那肯定在。

爱,希望,机会是最重要的。涛涛的故事我们可以看到这三个方面。

给他很多爱,关注他,看到他的眼睛,告诉他加油你能做,一点点进步。

还打算做下去吗?
回家的事情我还没有决定。当孩子们、员工们还需要我的帮忙,我还在;当他们独立,我离开。

你觉得会有离开的一天吗?
我不知道,我有些计划,可是我的计划不是很长的,我会一步步往前走,走一天做一天,如果想太多,你的困难会很多,如果每天每天过,开心会很多。

当你结束这件事情,回到英国去,会怎么跟朋友说起这10年?
我觉得一个人不会完全了解别人的故事。我会说一些故事,给他们看一些照片,今年我的10年的时间到了,我自己想要给我这10年一个纪念。

我想到我要写一个故事,或者做一个照片的本子,我能唱歌,所以当我有事情不舒服或者很开心,我用我的吉他唱歌,然后我舒服一点。所以我自己写了几个歌,放在一个碟子里,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告诉别人我在这里的情况。虽然他们不会完全了解,但是我觉得音乐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去影响别人的心。我可以说我的故事去影响别人的头,也可以去影响别人的心,可是音乐不需要说很具体的事情。

背景资料
衡阳市春天服务中心是衡阳市民政局与国际关心中国慈善协会(International China Concern, 简称ICC)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于2005年12月12日在衡阳市注册成立的一家为孤残儿童提供集护理、医疗、康复、教育和职业培训于一体的非营利性慈善机构。

十年来,春天在国内促成了900多个家庭参与助养活动,让更多人认识和了解孤残人,也让孤残人的能力受到尊重,他们的差异获得更多认同。

中心现有5名长期外国义工提供相关支持与专业帮助。其中,澳大利亚安凯乐女士任ICC中国事务总监,英国物理康复师艾丽任中心专业部主任,加拿大籍特教老师霍洁贤任中心教育部电脑老师,爱尔兰籍义工罗伯特任中心青年辅导员,美国义工安娜任中心特教老师。

采访手记:
采访的那天阴雨不断,有小朋友跑出院子想去玩,一位义工跑过去把他们往屋子里拉,喊着“落雨了”。小朋友并不理解,依旧往外跑,义工依旧拉着他,循环了好几次,小孩终于回屋了。面对这样的群体,这些义工付出的耐心和爱,不亲眼所见根本无法体会。

这10年,他们陪伴在孩子们身边,他们惊喜的发现那些被放弃的孩子并没有放弃自己,孤残孩子也有梦想。

素不相识的洋雷锋都对这些孩子抱着满满的爱心,我们呢?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好多福利在等你哟!

点击“阅读原文”,看更精彩的长沙客!